大发快三预测软件

  • <tr id='W5hdI9'><strong id='W5hdI9'></strong><small id='W5hdI9'></small><button id='W5hdI9'></button><li id='W5hdI9'><noscript id='W5hdI9'><big id='W5hdI9'></big><dt id='W5hdI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5hdI9'><option id='W5hdI9'><table id='W5hdI9'><blockquote id='W5hdI9'><tbody id='W5hdI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5hdI9'></u><kbd id='W5hdI9'><kbd id='W5hdI9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5hdI9'><strong id='W5hdI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5hdI9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5hdI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5hdI9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5hdI9'><em id='W5hdI9'></em><td id='W5hdI9'><div id='W5hdI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5hdI9'><big id='W5hdI9'><big id='W5hdI9'></big><legend id='W5hdI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5hdI9'><div id='W5hdI9'><ins id='W5hdI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5hdI9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5hdI9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5hdI9'><q id='W5hdI9'><noscript id='W5hdI9'></noscript><dt id='W5hdI9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5hdI9'><i id='W5hdI9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導彈發射架下的新年暢想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新華社作者:李兵峰責任編輯:張詩夢2020-01-26 18:47

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北京1月26日電題:導彈發射架下的新年暢想

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李兵峰

                春節萬家團圓時,官兵備戰練兵忙。走進火箭軍某導彈旅操作大廳,只見長劍佇立,發射號手們正按照新年開訓計劃,瞄準短板弱項進行針對性訓練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波緊張的訓練結束,發射二營的操作號手們,解下各種裝具,圍坐在高大導彈發射架下,聊起了自己的新年願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明年希望我們發射單元再強一點,每個人都成為多能號手,這樣才能適應未來戰場的需要。”四級軍士長徐繼凱是發射架指揮長,去年帶領所在發射架在全旅的比拼中脫穎而出,被評為“王牌架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從2006年開始當普通號手,艱苦磨礪13年,終於成長為基地軍事訓練標兵、優秀的發射架指揮員,徐繼凱的成才軌跡是發射四連二班班長況羊羊的榜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離徐班長還有很大差距,希望我們發射單元今年能夠多出去執行幾次演習演訓任務,在實戰環境中不斷檢驗提高本領。”25歲的況羊羊是全旅最年輕的士官發射架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每個導彈兵,都有一個發射夢。”況羊羊的成長同樣走過了一段艱辛之路。當兵第一年,他就憑借好學苦練,成為發射單元裏唯一的列兵,期待早日能夠上發射場,親手送導彈飛天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導彈部隊“千人一桿槍”的特殊情況,讓他這一準備就是兩年。“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作為‘1’號走上發射場的那一刻,心仿佛要跳出胸膛。”況羊羊回憶自己第一次參加實彈發射任務時的場景說,“那天,導彈飛天留下的絢麗彈道,是我見過的最美軌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比他晚一年入伍的康佳,現在是況羊羊所在發射架的“1號”。這幾年他把單元裏的主要號位都輪了個遍。去年剛親手發射了實彈的他充滿期待地說:“我爭取早日當上一名‘金手指’,成為一名全能號手、發射架指揮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與有著發射經歷的戰友相比,入伍已經16年的四級軍士長謝士健,顯得稍微有些“落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同為導彈發射號手,同樣刻苦訓練、通過各種考核,拿到了上發射場的“通行證”,但是他所在發射單元由於各種原因,一直沒有得到實彈發射的寶貴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也許是我軍旅生涯的最後一年,希望能夠用一次實彈發射來畫上圓滿的句號。”這名特裝駕駛員,駕馭導彈戰車南征北戰,上戈壁高原、鉆深山密林,對戰車上的螺絲、管路一清二楚,“很多戰友都和我一樣,號手墻上無名、聚光燈下無影,但是我們要時刻準備著,做最好的‘備份’和‘替補’,隨時保持能戰、勝戰的狀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,這名老兵迎來了自己軍旅生涯的“高光”時刻:10月1日,他駕駛著導彈發射車,作為受閱方隊的排面基準車,光榮地接受了黨和人民的檢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當前,瞄準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火箭軍,我們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、各項工作向打仗用勁。”發射營長熊澤興說。去年3月上任以來,他帶領官兵們圓滿完成了密閉生存、戰備值班等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希望我們營能夠成為一把打贏尖刀,用打贏來書寫輝煌戰史。”熊澤興常常對官兵說,“我們只有追求極限、追求極致,平時從嚴從難練,戰時方能打勝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短暫休息過後,一陣哨音響起,號手們聞令而動,奔向自己的戰位。不一會兒,戰車隆隆的轟鳴聲,就與遠處鄉村傳來的陣陣鞭炮聲交匯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